醉生清欢(是欢笙啊)

春困夏乏秋无力,冬日正好眠。

【推文】第二次推文

墙墙再次推文啦,哈哈

曦澄推文墙:

此为第二次推文,第一次走这里


文章排名不分先后,原著向优先。


如有BUG欢迎私信/评论指出。


欢迎各位私信推文/自荐,皮下会酌情将文章加入推文中w


友情提示:宝贝们看清楚HE/BE再进入哟ovo


感谢推文的小可爱: @你的小仙女儿  @月无夏  @潇潇子规啼 


 


短篇完结



暮山横 By 哀哀 
HE/原著向/婚后 


   


有枝 By 居人 
HE/原著向/回忆 


   


蓝曦臣你不会是不行了吧! By萝卜鸭
HE/原著向/车


   


莲蓬 By陌上花开不为君
HE/原著向


   


长夏 By11
HE/原著向


   


邂逅 By齐达内
HE/原著向


   


千帆 By萝卜鸭
HE/原著向/端午节


   


似梦非梦 By染清秋
HE/原著向/穿越


   


玉兰 By萝卜鸭
HE/原著向


   


听说蓝宗主不举啦 By巴乔子
HE/原著向


   


云深知暖 By瑞谦
HE/原著向


   


穿越时空的泽芜君 By二桶家的少侠
HE/原著向/穿越


   


捡到一只团子涣 By说快板的鸣筝
HE/原著向/幼化


   


那一夜...... By萝卜鸭
HE/原著向/醉酒


   


当时少年之柳愿 By萝卜鸭
OE/原著向 


           


晚来•风 By椅桐梓漆
BE/原著向/一方死亡


   


不落花 By二桶家的少侠
BE/原著向


   


当决战之夜添加了旁白 By清歌晚吟
OE/原著向/恶搞向


   


你曾是少年 By顾君问
HE/现代/真心话大冒险/双高中生


   


malaimo By 流氓空
HE/现代


   


寰空空文章集锦 By寰空空


   


覆水难收 By小辑轻舟


HE/现代/破镜重圆/建造师翻译


废物美人 By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HE/现代/校园/双学生 


                 


分手守则 番外 By11
HE/现代/分手复合


   


克隆人 By九尊line
HE/现代/替身/克隆人


   


宠物博主的爱情故事  By陈情不陈
HE/现代/作家总裁


   


山有木兮 By齐达内
HE/现代/编辑作者


   


你可不可以pick我? By奔跑的毛毛
HE/现代/娱乐圈/演员导演


   


蓝愿同志的饲养手记 By快板的鸣筝


HE/现代/金毛猫咪


晚来吟风对月白 By齐达内
上  
番外:番外
HE/现代/作家电视台公务员


   


顺水推舟 By勾圈改二
HE/现代/教师商人


   


流言止于智者/A rumour says that you guys are dating By萧萧Shawn
HE/现代/双教师 


   


清都山水郎 By岐喃伊始
HE/古代架空/师徒/年下


  



 


 


 


短篇未完结



这是你掉的猫吗 by 南离 
西幻/猫化/精灵王巫师 


  



 


 


 


中/长篇完结



同学,你掉了个会ASMR的男朋友 By Jessica卡卡 
~  
番外: 有个校草男朋友是种什么体验 泽芜君的Kiss触发音 车 
HE/现代/ASMR/ASMR听众 


香辣松鼠鱼 By 居人 
~  
HE/现代/双厨师 


烧鸭 By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
HE/原著向ABO


   


水龙吟 By桃蛋白
141
番外:陈香屑 结发
HE/原著向/变小/失忆


   


缘自藏 By桃蛋白
165
番外:后来的后来
HE/古代架空/哥儿


   


By11
01~16-17
现代/架空/心理医生病人


   


这恋爱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By商冶
01~11
现代/娱乐圈/ABO/双演员


  



 


 


 


中/长篇未完结



还你一璧 By 番茄酱 
无波第一惊波第二十九 
原著向 


21世纪打胎风波实录 By铁岭—雄鸡
现代/打胎


   


温柔的世界末日 By鸣安
现代


   


A Thousand Year By瑛凤

现代/架空/老尸吸血鬼


   


风花雪月 By11

民国/双公子


   


肉○团之泽芜君与江晚吟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By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0107
原著向/相声风


   


却道天凉好个秋 By淮水
1~19
原著向/一方变小


   


See how much I love you By御寒的猫每天试图摸鱼中
1-414-17
现代/架空/人类金花鼠


   


此生悠长 By执笔陆川
~十七
有羡澄/古代/架空/侯爷将军


   


佞幸 By瑞谦

架空/玄幻/皇族龙族


  



 


 


 


活动文总汇



争锋 



 



双cp


   



直男没那么直 By 亦清十六娘 
1~ 8 
忘羡/长篇/已完结/HE/现代/校园 




天作之合 By 二桶家的少侠
0114
忘羡/长篇/未完结/架空/星际/ABO/少将外交部长 




邻居 By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忘羡/长篇/未完结/现代/架空/转世/灵异/设计师   




铁马冰河 By根瘤菌的土豆
十五
聂瑶/长篇/未完结/古代/架空/上错花轿嫁对郎




视线 By司蓝的空想旅团
0105
忘羡/中篇/完结/HE/现代/教授警察



 



最后感谢所有写文的太太!



【晓薛】Origin(七夕贺文)

本文是晓薛的七夕贺文,含有微量的聂瑶,不喜者请自便

文中可能会有ooc,属于现代设定

渣文笔请见谅,感谢大家点开观看,谢谢,鞠躬

正文开始。。

在被砍掉手臂,仓促逃脱之后,他本以为会身死在外,抬头仰望着昏黄的天空,自嘲般地扬起嘴角,沉沉的空中仿佛浮现了那人温和的面庞。

那人依旧蒙着眼睛,笑容浅浅的,淡淡的,若隐若现。淡漠又温和的模样,依旧恍若星辰那般遥不可及。

倚靠在树下的他,怔愣地看着天空,蓦然间伸出手,那人的身影立刻化为了虚幻。薛洋错愣地看着逐渐消失的身影,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虚弱地放下手,头靠在树边,扬起了嘴角,笑得肆意,许久,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薛洋没有想到能够再次睁眼看到世界,依旧是阴沉的天,刮着细微的雨丝。他挣扎着站起身,发现此刻的自己正靠在砖红色的墙边,身处在一个巷子中,身上的伤口很是恐怖,起身的瞬间扯动了伤口,饶是曾经不怕痛的少年,也是被痛得不由自主抽了一口气。抬起手臂稍稍伸了伸筋骨,发现自己的手臂都还健在,但是左手。。。依旧还是残存着四指。

薛洋收回盯着手指的目光,叹了口气,踉跄着走出巷子,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高高耸起的楼比他见过的最高的花楼还要高,抬头望去,仿佛根本看不到顶端。还有五颜六色的“烛火”,裸露在外的“灯芯”,根本没有在意飘荡在空中的绵绵细雨。来来往往的铁皮子,驶过周围的小水坑,溅起路边的泥水,路过的行人个个神色匆匆,皱着眉头躲避。

此时,他站在路边,茫然地盯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吹起阵阵的风,也带来了更为激烈的雨点。他就站在雨中,任由雨滴敲击在额头上,身上,伤口处。。。雨水点在伤口最严重的地方,晕开了伤痕,将身上的布料染红,那红色顺着站在雨中的那人的衣角流到地面,无声无息地汇成细细的一流,流向了不远处的下水道。

从他身旁走过的是一个撑伞的老大爷,牵着一只狗,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杆子,缓缓地向前踟蹰着。狗狗的模样憨态可掬,明显可以看出放慢的步伐,耐心地等着身后的主人。老大爷双目紧闭着,模样看起来慈爱得很,笑眯眯地前进。

薛洋看向走过他身旁的老人,凭着老大爷用杆子敲击地面的样子,薛洋就知道他患有眼疾。“也许是看不见?”薛洋心里默默地想着,但念出声的却只有,“道长。。。。。”

几个月后,薛洋终于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自己此时的境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此时应该就是来到了一个与他原先待着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这里的人,不修仙法,不问鬼道,不会御剑,更不会驱动符咒,出门可以坐那种铁皮子,也可以坐在那种两个轱辘的“轿辇”;小孩子们的玩具根本不是旋转的风车和废纸粘成的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孩子们有更高级的“艾派得”可以玩;而年轻人走在一起,商量的不是去哪里夜猎,出入的也根本不是走尸出没的的地方,而是各种会所,用的是印着一位老爷爷的那种红票子,也是等到他收到他“效力”的酒吧老板给他这种票子的时候,他才知道用这个,可以买来他想要的东西,但红色会越来越少,最终变成“银币”和绿色的票子。

一切都不一样,周围充斥的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匆忙,他在这里,却感觉和那时一样,抓不住任何东西。他自诩适应能力超群,却依旧感觉很难融入这个世界。来这里不久,他找了一份在酒吧的工作,那里貌似是个文艺吧,不同于对面的纸醉金迷,这里每天循环的是薛洋从未接触过的“钢琴曲”,来这里的人们,个个都衣着光鲜,带着得体大方的微笑。薛洋回过身看向坐在里面满面笑意地看着书的那人,陷入了沉思。

那时薛洋刚刚来到这里没有多久,满身狼狈,进到这里的时候,店里好像还处于暂时休息的状态,只看得到一个人背对着门口,安静地扫着地。薛洋本想拿些吃的就跑走,像他小时候那样。但是,当他进到这里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店有些失望,撇了撇嘴,准备走。这时扫地的那人正好回过身,愣愣地盯着他,许久才有些不可置信道,“薛洋?”

是苏涉。薛洋还在金家做客卿的时候,与这人见过几面,不过两人各司其职,虽“共事一主”,却没有太多交情。但此刻不一样,这个人是他目前在这里认识唯一的人,所以。。。“怎么,你也死了?”

薛洋从不觉得那时的自己可以活下来,所以他自然而然地认为,只有死了,才会来到这里,果然,见对面那人沉默许久,最终点了点头。

看到那人的答案,薛洋垂下了眸子,过了好一会儿,依旧笑得肆意,好看的虎牙在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有些撩人。“看来小矮子也不怎么行啊。”依旧出口就是嘲讽,但茫然的双眼投射出的却是无措。

苏涉看向他,“宗主最后。。。。。”

“哼!谁管他啊!老子给他阴虎符也是没用!还是不够狠!”

但是,你又有多狠呢?

苏涉不发一语,默默地收好垃圾,指了指楼上。薛洋会意,跟他上了楼。

来到楼上,苏涉打开了一扇门,薛洋走进去,看到了坐在床上看书的人,有些讶异。那人听到动静,抬起头,一时也是有些吃惊,但马上换上了笑脸,看着门口的薛洋。

“好久不见,成美。”

“哼!小矮子!”但是他也是笑了,是许久未见的舒心,是含有那么一丝的庆幸,甚至是感谢。

他们是恶友,有些话自然是不必说,即使说了也未必会完全让对方相信,不如就这样,凭借着对对方的理解,去揣摩,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

就这样,薛洋跟着金光瑶,不,也许应该叫他孟瑶,又一起在这里安定了下来。薛洋学习东西很快,孟瑶送他去学了几天,他就完全学会了花样调酒,成为了店里的一名调酒人员。

有时二人也会闲聊,但薛洋更多的时候则是在沉思。孟瑶是对他的往事有所了解的,看着薛洋总是怔怔地盯着外面的大街发呆,看到有带着墨镜的客人进来,露出雀跃的表情,但是等到对方摘下墨镜之后,陷入深深的失望。

他知道那个人在期待着什么,但他从未说破过。看那人一次次闪烁着亮起的眸子,又一次次暗下去,他的心里只能发出微微的叹息。

“小矮子,你说,道长不会想见我的对吧。”

孟瑶低下头,许久没有说话。

薛洋自顾自地继续开口,“要是谁把小爷害那么惨,别说再见面了,小爷肯定会想办法弄死他。”说完,自嘲般地扬起嘴角。

孟瑶听到他的话,身子微微一颤,“是啊,都害得这么惨了,怎么可能会希望再见面。”

“你说是不是什么时候他原谅我了,我们就能再见?”

无人回答。

“呵,再见又能怎样呢。”说完利落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酒吧。留下孟瑶一个人在原地静默着。

时间过去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过去了5年。一开始,薛洋还会为见到戴墨镜的人而高兴,到了后来很少会见到他露出他的小虎牙,做事沉稳地仿佛不像当初的小流氓,可以不再咄咄逼人口出狂言,而他的眼中也少见会泛起波澜。孟瑶看向身旁的大哥,那面色严肃的人不发一语地摇了摇头。

在薛洋来到这里的第三年的一天,孟瑶独自上街准备买会计的复习资料。已经转入寒冬,天空中飞舞着雪花,孟瑶拢了拢围巾,往手心里哈了哈热气,继续拎着资料,路过街边叫卖烤地瓜的摊位的时候,他思考了片刻,最终停下来,挑了三个不大不小的地瓜。

继续往回走的时候,手心实在冻得厉害,于是便准备把袋子里的地瓜放在手心里,低头的瞬间,撞在了一副宽阔的胸膛上。孟瑶刚准备道歉,便被人一把揽入了怀中,孟瑶愣了一下,挣扎着要退出怀抱,那人却越搂越紧。

“我终于找到你了。”

孟瑶一个怔愣,手里的资料和地瓜全部掉到了地上。

那人继续开口,“你还冷么?”

孟瑶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但只是无声哽咽着。

那人又收紧了手臂,“我本以为我们会一直关到一起,即使都不活着,也是一起的,但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你,而且又来了这个一无所知的世界。。。。。。我一直在找你。

孟瑶哭出了声,在那人的怀中,大声地哭着,双手怀抱住那人,口中不停地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对不起。。。。。。“自始至终,重复的都只是一句话。

后来孟瑶如愿地进到了更高的发展平台,苏涉也暂时离开了,这个酒吧也就归属了薛洋。孟瑶和聂明玦偶尔也会过来,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薛洋一个人。这个酒吧,环境优雅,老板人长得又好看,所以可以说顾客是络绎不绝。但是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谈起这个老板的时候,都会说这个老板帅得一塌糊度,就是那双眼睛太淡漠了,虽然总是笑着,也不可谓不可爱,但是那放在高中生里都会显得稚嫩的脸庞,肆意张扬的笑容,张嘴就来的俏皮话,配上疏离的眸子,怎么都觉得有些违和。

到了深夜,薛洋一如既往地准备关店,走到店外面,却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身影。薛洋看了一眼,没太在意,继续手里的落锁工作。一切都检查妥当之后,转身走去。路过那一抹身影的时候,并没有停下,只是微微侧目。

“阿洋?”那人开口。

薛洋听得身体一颤,顿住了脚步,却迟迟没有转身看向那人。

这些年,期望多了,失望更多。他每次抱着很大的希望去认证,到头来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久而久之,他不敢再去期望,更不敢再去认证,就如他此时一样,没有转身,不敢转身。

那人再次张口,声音有些颤抖,“阿洋。”

薛洋低下头,就静静地站着,眼眶却红了,眼泪涌出,砸在地上,晕开了一片,却依旧不敢回头。

那人还没有放弃,“阿洋!”这次基本上是喊出了声。

薛洋慢慢回过头,看向那人。

如他在临死前在空中看到的那个虚影一样,那人带着浅浅的,淡淡的微笑,漫天的星辰汇聚在没有缠着白布的双眸中,那好看的眸子此时却溢满了泪水。

薛洋颤抖着伸出手,却又猛得缩了回来。他依旧低下头,任由眼泪砸向地面。那人也不急不恼,只是用满含泪水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

过了不知道多久,薛洋才停止了哭泣,“道长,”依旧是难以察觉的颤抖,带着不可置信和万分感谢,“对不起。”

这道歉来的仿佛是太迟了,但却又刚刚好。

薛洋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抹掉脸上的泪水,但看着他,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泛酸,眼泪却是怎么都擦不干净。

“阿洋,”那人依旧笑着,先用手抹掉脸上的泪珠,又走到依旧在落泪的薛洋身旁,用帕子帮他拭着泪水,“好久不见。”

全文完

感谢观看,谢谢

【曦澄】Acranums(三)

哈哈,我又来了,和隔壁某位老齐的约定。

感谢观看,欢迎留言评论,谢谢米娜桑。

正文开始。。

次日,打得神清气爽的某位江澄同志一早离开了发小的家,副本刷得极为顺利,游戏等级达到最高,心里美滋滋地拎着行李走回家。

路过门口的早点铺时,看着新出炉的包子热气腾腾,各个鲜美饱满的模样,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快步走进了早点铺。刚刚点了餐,准备坐下的江澄,不知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看腕上的表,回头又要了一份早餐,将两份一起打包,带出了早点铺。

此时站在电梯门口的江澄,难得地笑了,掂了掂手上装着两人份的早餐,眸子溢满了温柔,清晨斜射入楼道的阳光都给站在楼梯门口傻笑的某人加上了柔光滤镜,除了那双杏眸下阵阵的乌青略微与这温和的人设有些格格不入之外,这绚丽的一切都仿佛是那么的美好。

打开门,江澄轻轻地将手中的行李放到一旁,把早餐放置在一旁的架子上,脱下鞋子,放到鞋柜里,发现右脚的鞋子上沾了一些草屑,就连他专门弄的那个字母上也沾染上了些许绿色,江澄撇撇嘴,将鞋子拿下来,轻轻掸去了上面的草屑。拐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将早餐放到餐桌上,准备拿好碗筷去叫蓝涣起床。

两人共同休假的早上,先醒的一定是蓝涣,从蓝家带出来的循规蹈矩的作息,算是给作息一向不规律的江澄一个福利。每次都会被蓝涣用轻声细语唤醒,然后是准备好的洗漱用品,以及丰盛的早餐,这一切的温柔和包容,把江澄潜在内心深处被禁锢20多年的小任性完美地将养了出来。

就连魏无羡有时候受不了江澄的“小脾气”,要表达不满的时候,江澄都会理直气壮地反驳,“哼,蓝涣就会这么宠我!所以说你才找不到对象!哼!”气得魏无羡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江澄回来的时候还不到6点,所以他理所应当地认定作息规律的爱人还没有醒,正准备和爱人一样,用“温声细语”叫醒他时,就发现某人已经穿戴整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啊,你醒了啊,我刚准备去叫你呢。快去洗漱,准备吃饭吧。”江澄回过神看到在餐桌前站定的某人,有些惊讶,随即有很欢快地去招呼他洗漱吃早餐。

蓝涣定定地看着江澄,许久没有说话,看着江澄眼底的乌青,眼中写满了心疼,但是还有一些不明的意味。好久才默默地转身去了卫生间。

江澄还在忙活着将买来的早餐加热,就没有注意到恋人的不同寻常。

两人坐下用餐的时候,江澄看到坐在对面的蓝涣眼里刺眼的红血丝还有眼底淡淡的乌青,有些着急,“怎么了?昨晚没睡好么?怎么黑眼圈都出来了?”

“嗯,后半夜做了噩梦,没睡好。”蓝涣抿了抿唇,轻轻地舀起碗中的馄饨,缓缓地吹着。

“啊?做噩梦了?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蓝涣,什么噩梦把你吓成这样?”江澄笑出了声,娇嗔地嘲笑着恋人,谁让平时他总是被调笑的那个,风水轮流转了吧,哈哈!

蓝涣没应声,反而问江澄,“那你出差怎么样?还算顺利么?怎么也像个大熊猫?”

“啊。。。。嗯,还行吧,就是手下的新人不认真,才出了岔子,有些棘手,不过已经解决了。”江澄心虚地回答着,脑中浮现的却是他和魏无羡在刷副本打boss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魏无羡放空了技能,让他受连累掉了半格血,两人险些功亏一篑,好在他机智,最后力挽狂澜夺下了这个棘手的MVP。

蓝涣静静地听着,随手夹起放在盘中的牛肉,就着包子,默不作声。江澄也静静地吃着早餐,待蓝涣碗中还剩下他熟练地从每个馄饨中剥离出来的虾仁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阿澄,你昨天把护照落在家里了,我帮你收在床头柜里了。”说完,将碗中的虾仁拨到对面错愣的人的碗中,径直站起身,把碗筷放入洗碗橱里,走回了卧室。

换了身衣服,拿起公文包准备出门。

“蓝涣。。。。”江澄还坐在餐桌前,碗里的虾仁还没有吃,看着就要出门的某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赶紧叫住了某人。

“怎么了么?”蓝涣淡淡地询问,却没有停下正在换鞋的手。看着鞋柜里静静呆着的紫色的鞋子,一阵恍惚,没有往下追问,拎起公文包,出了门。

江澄看着蓝涣出门,有些不知所措,端起碗吃掉碗里的虾仁,把碗放进了洗碗柜,收拾了桌子,回到屋里,拉开床头柜,静静地看着,沉默许久。

未完,待续。。。。。

【王昊/微周翔ABO】一半(时间整理)占tag致歉

为了防止大家理不清时间事件,所以来整理一下顺序。

时间表总结:

《全职》完结的时候是第十赛季,这篇文就是在这之后发生的故事,还是老样子,人物归原著,情节ooc归本人。

稍微解释一下时间以及和本文有关的事件,顺便简单交代一下大家的年龄以及重要经历。

第十赛季

遵循原著,冠军是兴欣的,中国队出征首届世邀赛。

此时小糖糕和羊习习是20岁,枪王大大是23岁,杰希大大是25岁。

第十一赛季(创作开始,也就是ooc开始)

十一赛季,决赛轮回对上微草,轮回囊获第三个冠军。

此时周翔二人宣布已经在一起,羊习习处于孕中,习习21岁,枪王大大24。(嘻嘻,两人算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王昊此刻,小糖糕告白,杰希大大退役,发生了些事情,二人关系不明中,小糖糕21,杰希大大26。

第十二赛季

十二赛季,决赛霸图对上蓝雨,半决赛中轮回被蓝雨淘汰,最终蓝雨收获第二个冠军,剑与诅咒组合宣布已经在一起。

周翔,羊习习错过了第十二赛季,但是收获另一只咩咩,此时习习22岁,枪王大大25.

王昊二人,已经“在一起”,老王退役一年,但是陆陆续续还在担任指导,小糖糕22岁,杰希大大27。

第二届世邀赛开始,喻文州带队出战,小糖糕和羊习习夫妇再次披上中国代表队战袍,此次中国队未能获得冠军。

剑与诅咒二人宣布退役。

第十三赛季

十三赛季,决赛轮回撞上兴欣,一雪前耻,成就第四个冠军,成为率先打破嘉世三枚冠军数的队伍。

周翔携手夺冠成为热门,并且轻松拿下最佳组合,宝宝一周岁,习习23,枪王大大26.

王昊二人依旧处于原有关系,小糖糕带领呼啸闯入半决赛,止步于轮回。杰希大大准备向国外发展,小糖糕23,王杰希28,二人关系稳定。

第十四赛季

十四赛季,霸图败于微草,微草收获第三枚冠军,比肩曾经的嘉世传奇。

轮回半决赛止步,周翔宝宝2岁,习习24,枪王大大27。

王昊关系“更近一步”,唐昊准备出征世邀赛,王杰希确定出国“投奔”方士谦,唐昊24岁,杰希大大29。

第三届世邀赛,周泽楷带队,孙翔唐昊继续踏上征程,中国队获胜。

唐昊查出有孕七周,王杰希远飞澳洲,唐昊退役(暂时)。

周泽楷退役,继续留队担任指导。

目前是这么多,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是发现什么问题,可以评论,或者私信都可以。

【曦澄】Acranums(二)

米娜桑,好久不见,我来更新了😂😂,前文请见主页

老样子,欢迎大家留言评论哦,感谢点开阅读。

蓝涣披着外套冲出楼口,不知何时飘起的雪花被寒风吹到身上,刺骨的风也仿佛细刃一般划过脸庞,蓝涣轻拢了拢外套,向隔壁的高楼奔去。

有些不熟练地上到9层,刚刚准备敲门,便觉得有些不妥似的收回了手。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抬起了手,轻轻叩响了房门。

“咚咚。。。。”一片静默。蓝涣又抬起手,用了些力量继续叩响大门,此时的楼道很静,但是透过房门隐约传来争吵声和敲击键盘鼠标的声音。

听得并不真切,蓝涣最终还是摁响了门铃。 。。

寂静的夜,门铃声显得有些刺耳,但是仿佛收获了效果。很快,屋里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 蓝涣站在门口,再次摁了一下门铃,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些急促,但又杂乱得让人心慌。

急切的某人站在门口,埋怨似的不住摇头叹气。忽然瞥见魏无羡放在门口的鞋架上那双熟悉的紫色aj,有些错愣。茫然地走近,那独特的刺绣手笔他再熟悉不过。

当初蓝涣把这双鞋当作小礼物送给爱人,爱人对于紫色的钟情程度他自是心知肚明。果然,江澄收到这双鞋子,向来明媚的杏眸仿佛又染上了薄曦,上扬的嘴角和一直抚摸新鞋的手指都昭示着他的满意至极。

后来蓝涣发现,他的爱人在这双鞋子上用特殊的丝线秀上了他们的名字缩写,左C右H,如同他们在床上常睡的方位。

蓝涣发现的那天,非常惊喜。江澄的爱沉在心中,鲜少流露,但一言一行都能感受得到那人的爱,这次算是江澄非常难得地把爱放在明面上来展示。蓝涣看着当时还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感到格外温暖舒心,走到那人身后,交换了一个深吻。接收到有些愕然的目光,蓝涣温和一笑,再次欺身而上。至于后来,晚饭整整晚了两个小时,听着坐在卧室床上不满地控诉的江某人,站在厨房忙碌的蓝涣得逞似的偷偷笑了5分钟。

而此刻,蓝涣在此看到这双独一无二的鞋子,心境和那时是完全不同的。有些茫然,有些难过,同时又夹杂着一丝难以名状的愤怒。

屋里的人走到门口,隔着门询问着来人,但是很奇怪地并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谁啊?”魏无羡有些心虚地询问。其实他刚刚已经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了来人。是江澄的爱人蓝大哥。江澄今晚过来和他通关的时候他问过江澄有没有告诉家里人今天出来,江澄当时放下手里的行李,忙着开电脑,敷衍地告诉他没跟蓝涣说,怕他误会,就急匆匆地拉他上线了。 魏无羡当时也没多想,马上就跟发小一块儿陷入了混战。

但是,现在。。。。。 什么情况啊?发小家内口子在门口敲门,发小一个劲儿地冲他嘘来嘘去。

怎么感觉自己变成隔壁老魏了,看着门口的某人,怎么感觉他叫绿大哥的?再转身瞅自己的发小,某人有些心虚地摆弄着鼠标,冲站在门口的自己挤眉弄眼。魏无羡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魏无羡和江澄从小一起穿一个裤子长大的,当然看得懂发小的意思。但就是因为看得懂,才无语的。好么!您老公找上门来了,您老还纠结副本刷不刷得到!

魏无羡许久得不到门外的回应,又从猫眼里向外看了看。只见门外绿大哥,啊不,蓝大哥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好又弱弱地问了一句,“谁啊?大晚上的。”

这次终于有了回应,“是我,无羡,这么晚打扰你真不好意思。请问你今天见过阿澄么?”蓝涣温和的声音传来,透过门,魏无羡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魏无羡回头看看坐在电脑前的某人,眼神示意他要怎么办。江澄淡定地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行李箱。魏无羡接到指令,马上回答道,“啊,江澄啊,没见过阿,他不是出差还没回来么,怎么了蓝大哥?几天不见就想了啊,没事,他过几天就回来了。”有心人仔细听是可以听出语气的不同的,那话语中前半截是心虚加上试探,而这后半截的“想”则是有了一丝的调侃和失落。

蓝涣算是这半个有心人,看着鞋架上江澄的鞋子,又听到魏无羡此时说的自己心知肚明的谎言,调侃被他忽略了十足十,反而将其中的失落听得个满满。但此时应该失落的不是他么。。。

“啊,是这样啊,那就算了,无羡你早些睡吧,我先回去了。”满满的无措,足足的委屈,加上愈渐高涨的愤怒,蓝涣此时只能深深地望着门口,灼灼的目光仿佛要刺穿结实的门,看向里面的人。但最终还是乘坐电梯,下了楼。

这百分之百的无心人便是江澄。危机解除之后,迫不及待地拉来魏无羡刷着最新的副本。魏无羡撇撇嘴,心甘情愿地给小祖宗卖着苦力。

外面的风仿佛刮得更加厉害了,将原本微开的窗户吹得缝隙更大。江澄看着魏无羡刷出的副本,认命地跑去关窗户。

“看样子要下大雨啊。”魏无羡无头无脑地说了一句。

“嗯,看样子是。”

当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未完,待续

本宣——《法定距离和加速度》

嘻嘻,转发求黑箱😂😂

红茶玛奇朵:


#初宣##预售##转发抽奖##占TAG致歉#


 


✡预售地址:点这里


 


✡预售时间:7.28 晚八点——8.18日


 


规格:A5 页数:168P  


全套(本+明信片2张+吧唧2只)45R


 *挂件是前5的特典!吧唧可以单独加购,3.12/只!




大部分内容宣图都已经有了就直接看图吧!


 


主催和作者都是我本人,没错……就是每天摸鱼期间抽空搞了这本,所以才生得如此缓慢……


 


除公开放出的正文全文及番外1之外,加写了婚礼番外,大约1.7W字。


 


G文是纯R,大亲友看不下去我全文清水,所以出手帮了个忙TUT感恩!父母介意的话谨慎拍!


 


封图BY宇宙无敌万能的亲爱的家属 @帥不過三秒 ,抱鹅那张明信片也是她滴手笔,超级帅气美腻有没有。


 


桔子 @金桔渣  手速一流又特别温柔TUT,帮我搞定了梦中的企鹅明信片、吧唧还有挂件,圆满了!


 


校对感谢: @星月流萤 ,么么啾!


 


封设&排版@代理感谢: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一直很耐心地陪我折腾,爱你!


 


总之这是一本除了我这个废柴外全员都十分给力的本子,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欢它TUT。


 


转发/推荐本条宣,将在预售结束后抽一位姑娘,奖品是本本一套or112.4现金or 3000+点文一篇,三选一!


 


捂脸跑!



一点感慨,笑观勿撕

今天早晨一起来,首先看到金鱼太太有了新动态,我以为是更新了,满怀欣喜去看,结果不如人意,是一个挺让人尴尬的事情。内心有些复杂,但是反而松了一口气。

本人原先就是一个感性神经质的人,还曾经惊讶某位同志竟然能把一个角色虐到如此地步。本人一直信奉着自己写出的人物就是自己的孩子这一宗旨,从未改变过。虽然我的文龄短,但我比较珍视自己写过的每一个人物。所以,在看到一个“亲妈”如此对待自己的一个孩子,我起先是非常诧异,同时又很愤怒,最后都归结为了对角色的心疼。后来,感情又发生了变化,因为我发现这个角色不需要同情心疼,他自立于天地之间,万物皆黯然失色,所以是敬佩和发自内心的崇拜。而对于所谓“创造”他的人,我始终无感,甚至怨怼愤恨,但是对于我爱的人的“生母,我也不能做什么。

今日发生这样的事,很好地印证了我当初的选择一点错误没有。从此某位作者和这个角色没有“生身”关系,那我没必要再爱屋及乌。我的粉丝本来不多,而我本身就是个小透明,也不必忌讳什么,看不惯我们的“不孝”,可以啊,再见了您嘞。走好,不送!

从今以后,不管是江晚吟还是江澄,不必再是脑残cp粉口中的恶毒女配,那再好不过,成为我们的唯一,也是天之厚也。你可以不是那个江氏莲花坞的宗主,我们也可以不必是莲花坞的女孩;你可以不是那铮铮傲骨的舅舅,我们也可以不必是舅妈。但是请记住,你永远是我们心中重情重义的江晚吟,而我们则是你的后盾。

【曦澄】Acranums(一)

前言:
.本文来自于隔壁小咸鱼的脑洞 @戏精本精齐达内 感谢
.伪“出轨”梗,人物为原作者,ooc归本人
.渣文笔,勿喷,欢迎留言评论

凛冽的风呼啸着席卷而来,昏暗的路灯下踌躇着一抹清冷的身影。那人在原地辗转,时而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高楼,目光定格在依旧未亮起灯光的7层,复又无奈地叹息摇头。

记不清多少次了,自他与爱人同居至结婚以来,深夜归来爱人比自己早到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不用说电视剧里会出现的深夜明灯引路的桥段了,就连聚在一起吃一餐温暖的烛光晚餐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难得。

蓝涣有些颓然地走进楼口,等电梯的时候感觉一阵恍惚。记忆中他与江澄相识于高考过后的暑假,相恋于青葱的大学时代,他年长爱人几岁,提早走向社会,在江澄顺利从大学毕业之际,他送给爱人的毕业礼物就是震惊全校的求婚以及相伴一生的誓言。江澄回馈给他的则是他从未见过的微红的眼眶和缓缓向他伸出的手。就这样,他们携手从校园走到现在的事业高峰。如今,他选择留在母校成为了教书育人的园丁,而江澄则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两人皆算年轻有为,但事业有成的同时,聚少离多使得他们的新婚甜腻并没有持续多久。江澄整日的出差应酬,还有从校园发展至今丝毫不减的人气,让这位学识渊博的教授变得患得患失,从小就缺失的安全感又一次被冲散在漫漫长夜中。

叮——蓝涣抬起头,看着到达的电梯,刚刚抬脚准备走进去,迎面出来的就是两天未见的爱人。看着他脚边的行李箱,蓝涣的心微微一颤,但还是微笑地询问:“阿澄,你要出去?”

“嗯,对啊,要去出差。”江澄看清来人后,先是微微一惊,复而又非常欣喜。他们已经两天未见,平日里的聚少离多,以及大大小小的聚会应酬也使得他们独处的时间非常少。好在,他最近刚刚完成了一个大项目,非常成功,他也因此得到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假期。

但是。。。今天他要好好放松一下自己,所以约了发小一起通关垂涎已久的游戏。在和魏婴约定之后,江澄曾经想过要告诉蓝涣实情,但。。。“告诉蓝涣的话,他会多想的吧”,当时的江澄默默地想着。于是,他就准备来一个短暂的“小出差”,过了今晚,他就可以和蓝涣来一场短途的旅行,或者是一桌久违的家常便饭,再或者是什么都不做,在未来几日的午后,二人静静地享受着阳光,总之他可以将缺失很久的浪漫全部补回来。只要过了今晚。。。。

蓝涣听到爱人又要工作,好看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但又很快舒展,微笑地望着江澄,缓缓开口:“那什么时候回来呢?”

“明天就可以了吧,毕竟那边已经快处理好了,突然有些小状况,去解决一下就可以了,很快。”

“那,注意安全。”蓝涣看着江澄有些焦急的神情,微笑地嘱托。

“好。”江澄转头看了看周围,脸微微一红,飞快地在爱人的唇上印上一吻,仓皇地“逃”走了。

蓝涣看着“落荒而逃”的江澄,嘴角缓缓翘起,满眼的爱意丝毫未藏地展露了出来。唇上仿佛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食指轻轻扶上薄唇,笑着走进了电梯。

深夜

蓝涣擦干发丝上的水珠后,掀开被子,倚在了床头,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想继续把昨日未读完的书看完,结果清晰地看到了一本护照。

“咦?昨天翻看护照了?怎么在这里?”蓝涣疑惑地拿出护照,枕着手臂,静静地喃喃道,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显示的是江澄的名字。。。

蓝涣急忙翻身下床,拿过书桌上的手机,拨通爱人的电话。

电话并没有很快被接通,在传来机械的女声之后,蓝涣更加着急,又拨了一遍,这次倒是接通了。

“阿澄么?你现在在哪里?我。。”

“我已经快要上飞机了,怎么了么”

“我在家里看到。。。”

“不说了啊,我要登机了,手机开飞行模式了,不用担心,我这边完成后,很快就回去,拜。”说完,江澄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蓝涣看着手中的护照,神情有些迷茫。良久,才对着早已被挂断的电话说了一句,“好。。。”

过了不知多久,蓝涣才缓缓放下手中的电话,把手中的护照放回了抽屉中,在床边静静坐着,眼神空洞地望向窗外。。。。。。

突然,从卧室冲到客厅,抓起外套,夺门而出。。。。。。

未完,待续。

箴言可悖皆是错,

谬语却道人间祸。

纯心怎付已无期,

众友是佛我为魔。

众人皆醒我独罪,但求常伴薛成美。